《左耳》:敢於用俗套情節打動人也是種勇氣

文章來源:大眾影評網

  雖然算不上一部優秀的青春愛情電影,台詞情節也多有槽點,但能做到讓我這樣早已不是少年的觀眾有所動容,不至於有罵人的衝動,而八零年代生人的學生時代的環境道具設計可圈可點,在我看來,《左耳》算近年合格的青春片不為過。


  還是從故事上說起。因為有小說的支撐,《左耳》在情節量上是足夠的,雖不乏俗套橋段,但故事線索比較清晰。一個南方小城鎮,一個乖乖女喜歡上了校園男神,而男神是另一個男孩的報複對象,這個複仇男孩找來對他一見鍾情的壞女孩,讓她勾引男神後再拋棄他,男神從此墮落,而壞女孩卻成了乖乖女的知心朋友。複仇男還和富家女在一起,卻漸漸愛上壞女孩,可機緣巧合下他卻讓壞女孩傷透心,導致壞女孩意外身亡。從此大家都過上不如意的生活。負罪的複仇男無法跟富家女好好相處而分手,乖乖女解救男神不成,也沒能在一起。而乖乖女幾次和複仇男相處緬懷過去,最後兩個人竟然在一起。


  怎麼看都是少男少女三角戀的即視感,即使有複仇和死亡,但也還是不複雜亦無深度,但就是這簡單的荷爾蒙觸發的情節,卻讓我從頭看到尾並且沒有出戲,總有某個人某個細節讓我觸動。其中最讓人心疼的角色,不是左耳失聰的李珥,而是酒吧女郎黎吧啦。


  愛一個人就愛得徹底,包括這個男人最壞的一面——壞女孩在愛情上與好女孩本質是相同的,甚至更極端。哪怕被他明目張膽地利用,被暴力相向,哪怕嘴上說著閱人無數,實則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他。不能像富家女那樣給他提供物質,但卻義無反顧給他最好的愛。而當她看到他對自己的惡語惡顏,失落和無助讓她那不論是刻意為之的淡定,還是骨子裏的高傲都消失了,她變成了最卑微的那個人,別人對她的一點點好處都被放大,成為她自覺失敗人生的唯一溫情一刻。


  但是她卻不幸地死掉了,成全了後面的劇情和人物的塑造。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破壞給人看,只可惜這個故事打造了一個還算悲情的情節,不知有沒有賺得觀眾眼淚,卻把整個故事推向無盡的壓抑。在黎吧啦死後的故事中,處處充斥著她的死帶來的壓抑感。小耳朵對張漾無盡的責問,許弋無法為自己的人生負責的懦弱,和張漾無力逃脫負罪感也無力改變自己淒慘身世的無助。前半部分如果說還算靠完成高考大業來一把熱血情節,後半部分就完全沒了奮鬥目標,主角中沒有人去守護自己的夢想,無休止的為情而困,倒是那個蔣姑娘有些血性和頭腦,在看清自己永遠無法得到張漾的愛情後,放下不舍,決然離開,全身心追求自己的歌星夢。這部電影並沒有避免俗套,甚至敢於屢屢用俗套的情節來打動人,也是很有魄力的。有一句評論所述,導演蘇有朋和編劇饒雪漫同屬於70後,他們用一群90後演員去演繹了一個並不屬於他們的80後青春故事。恐怕這種70後的固執,80後的情懷,和唯有90後擁有的青春,三者奇詭地交織,正是這勇氣的源頭。


  題外一句。影片對那個年代的高中生活充滿了意淫。高考前的緊張衝刺,大部分學生早被沉重的壓力逼成一台考試機器,即使最調皮的孩子,那個時候也會為這一生一次的大考拋開雜念,更不用說搞陰謀,鬧三角戀;而學校和家長更是虎視眈眈、如臨大敵,還有神經質老師在講台上大談紅燒肉的功能,仿佛是刻意為之的幽默,但卻拉低了高考前的真實感。


  由於故事簡單,角色簡單,作為新人導演處理起來也比較方便。不過,身為演員的蘇有朋在選角方面十分用心。沒有用那些充斥熒屏的面孔而是全部啟用新人,讓影片顯得新鮮稚氣,很對青春題材的路。陳都靈樸素的書卷氣,大大彌補了並不精致完美的臉,反倒真實,是那個時代男孩子們喜歡的女生樣子。歌手出道的歐豪一張接地氣的臉,同樣也不是讓人驚豔的帥氣,但在戲中情緒一來就知道這是個會演戲的男孩,把小鎮青年背負心事和理想的壞勁兒、心氣兒,刻畫得十分到位。那種痞氣恰到好處,不單單是會耍帥擺酷,一個條件不佳的男孩在生活重壓下的隱忍,也表現得絲絲入扣。在國內青年男演員普遍不夠收放自如、顏與體格不能兩全的大形勢下,他作為的演員可能會很有市場,從電影後續的宣傳點漸漸押寶在歐豪身上,已經可見一斑。


  除此之外另一個加分之處,就是影片細節上的用心。不用說道具裏熟悉的諾基亞手機,看過的韓寒的《三重門》,電視裏放的曾經的經典球賽,即使是那南方小城的一草一木,校園小店,商店屋舍,弄堂小道,公交小巴,都是濕漉漉的鬱燥感,以及隨之而來滿滿的代入感,將青春片的懷舊功能充分發揮。再就是兩場水戲,拋開俗套的動機,從拍攝到表演都可謂精致用心。選角和細節處理都可以用心,劇情的樸素讓這部處女作顯得中規中矩。如果能把劇本打磨得足夠出彩,相信蘇有朋作為導演的藝術生命會更長久。


  最終還是回到故事。即使這部影片的故事,相比其他國產青春片如《小時代》、《致青春》等的優點不那麼地強烈,相信還是會有許多觀眾能得到觀影滿足。因為對於所有人來說,青春是人生中最為特別的一段時光,每個人的青春都有著不同的經曆,但內心深處都掩藏著一個想要尋找出口的叛逆靈魂。這就是青春片的價值所在,並會一直吸引大眾的原因。從好萊塢早期的《無因的反叛》、《春天不是讀書天》、《早餐俱樂部》,近期的《饑餓遊戲》等,到日韓的《關於莉莉周的一切》、《熱血高校》、《陽光姐妹淘》,再到華語的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、《藍色大門》,青春題材電影的可能性其實有很多,熱血、懵懂、叛逆、傷害、負罪、錯愛、遺憾……青春殘酷的主題可以用更豐富生動的故事來演繹。(文/勵粼 青年編劇、影視策劃人。互相交流請加微信號:yisidu1937)


寫的不錯

喜歡標題